>

石家庄长安区东兆通村城改纠纷调查,打造野王

- 编辑:ca88手机会员 -

石家庄长安区东兆通村城改纠纷调查,打造野王

2月21日下午,河南亿嘉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组织召开平顶山市新华区焦店镇野王村城中村改造规划方案评审会,亿嘉集团总裁单知伟、副总裁贾悦、河南亿嘉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建军、副总经理李凯、总工程师刘富国、协调部经理刘和平、野王村党支部书记熊全仁、村主任熊海峰、上海匠人规划建筑设计公司执行总裁张目、空间所所长刘旻、项目主创李麟琳出席了评审会。

图片 1

会议听取了上海匠人规划设计公司关于亿嘉集团野王村城中村改造规划设计方案的汇报,现场还观看了该设计方案的投影演示,而后,与会人员在肯定该方案的同时,根据野王村人文地理情况和平顶山市政府关于新华区城中村改造的有关规划部署要求提出了具体意见,上海匠人设计公司认真吸纳了大家意见并阐述自己下一步规划设计的改进和理念,在进一步的交流中与会人员达成共识,使未来的规划设计更具人性化、科学化、现代化。

中房报记者 樊永锋 向军丨石家庄报道

野王村党支部书记熊全仁、村主任熊海峰表示,亿嘉集团投资野王城中村开发改造项目,是造福村民、泽被后代的大好事,这次评审会,使我们看到野王村更加美好的未来,我们代表全体村民举双手赞成,并大力支持,积极配合亿嘉集团搞好开发,实现宏伟蓝图。

东兆通村数百户村民据理力争,依然未能阻止居所被强拆的命运,皆因该村约690亩估值近50亿元的城中村改造而起。

“我赶回家里已是一片废墟,家里的票据、证件、财物……都没来得及搬出来,砸到废墟中,损毁殆尽。”石家庄长安区东兆通村民吕某岐回忆起3月20日的遭遇痛心不已。

2019年3月20日下午4点,四五十位身穿保安制服的人员闯入吕某岐家中,将其聋哑妻子任某宾拖拽出院后,用两辆钩机将他家夷为平地。无助的吕某岐失声痛哭,虽然在村民劝说下报警,但是西兆通派出所民警出警后仅是做了简单笔录,便再无下文。

3月28日,东兆通村村民向中国房地产报(微信ID: china-crb)记者介绍,仅3月19日到3月28日就有71户村民被强拆,2019年1月份有13户被强拆,加上2018年被强拆的合计约150户。这些世代居住的民房被东兆通村委会以拆违的名义逐个突破,目的是为天山大街北延工程和回迁安置房地产项目绿城·桂语长安让路。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东兆通村现场看到,目前整个村落已成残垣断瓦,零星的房屋被建筑垃圾包围。即使这样,村民表示:“这样也不会撑太久。”

━━━━

“祸”起城中村改造

当地村民认为,这一切源于2017年4月,东兆通村前村主任温某军、村副主任高某在村两委会及村民代表会议均未能通过、也没有召开全体村民会议的情况下,套用相关手续发布了“石家庄市长安区西兆通镇东兆通村城中村改造项目招标公告”,并力主石家庄宝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标该城中村改造项目。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此前调查发现,石家庄宝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15日,实际控股人闫某(系前村主任温某军的表弟)。村民称,由于该公司没有过往实际发生的房地产业务,当时遭到980多户、2700多位村民联名抵制,并要求罢免温彦军的村主任职务,但还是未能阻挡宝居地产介入城中村改造项目的开发。

据村民介绍,此次东兆通村拆迁共涉及约690亩土地、1300多户村民,前述150户村民在没有就拆迁补偿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被强拆,而同意拆迁的多数村民也称是在村委会征拆办及拆迁公司的威逼利诱下勉强同意的。

2018年9月份,中国房地产报以《石家庄市值50亿元城改地块 深陷“三国杀”》对该项目开发权属纠纷做了报道。最终宝居地产向西兆通镇政府缴纳10亿元拆迁费、建安成本及保证金后入主该项目开发,又引入了绿城集团参与代建,为项目加持信誉,目前该项目案名定为绿城·桂语长安。

据村民提供的由东兆通村委会、宝居地产、富巢拆迁公司三方于2017年11日签署的东兆通拆迁清包工实施协议显示,此次拆迁由东兆通村村委会主导,委托石家庄富巢建筑拆迁工程有限公司实施腾退空房屋并拆迁完毕,东兆通村委会和宝居地产负责宣传、协调相关职能部门关系,该拆迁清包协议由上述三方签订,并加盖了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政府的公章。

然而,2019年3月7日,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政府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答辩书》显示,长安区政府并未强拆村民房屋;也没有授权东兆通村委会强拆村民房屋,而且东兆通村的土地征收,政府尚未发布征收公告,系东兆通村委会依据村民自治法管理非法占有集体土地的行为。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调查发现最新进展是,该项目的拆迁工作基本结束,项目的宣传广告早已遍布村落,而且在以拆违建名义拆除的村民养殖场址上建成占地40余亩的销售展示中心。2019年2月22日,该项目甚至已在长安区检察院开展了内部团购推介会,并且在同月通过石家庄四十五中学校讯通向该校教职工发布内部认购消息。

在东兆通村旷日持久的拆迁过程中,宝居地产、东兆通村委会、西兆通镇政府、长安区各职能部门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又有怎样的利益纠葛,让外界迷思。

4月3日,宝居地产李姓总经理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宝居公司是东兆通城中村改造中标主体,不参与具体拆迁工作,拆迁由东兆通村委委托拆迁公司实施。“我们公司负责一级开发,最终土地入市挂牌后,看摘牌情况,由政府将土地出让款返还东兆通村委,再由村委会支付我们前期投入和溢价部分收益。”

━━━━

拆违之名强拆

东兆通村,地处石家庄东北部,典型的城乡接合部,总面积3270亩,其中耕地面积2620亩。本次涉及城中村拆迁面积约690亩,是数千民众生活根本,在石家庄市房价高涨、可开发地块日益稀缺的背景下,这里成为开发商争抢的“唐僧肉”,自2011年起,该村先后引入红星美凯龙、乐城国际等投资方合作改造开发,但因市场、资金、审批政策等因素掣肘而进展缓慢,直至温某军力主宝居地产介入开发后,项目开发开始提速。

在2017年2月10日,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印发石家庄市城中村改造计划清理意见的通知》,其中涉及长安区东兆通村改造是由于城市基础设施项目建设需要(即天山大街北延工程),工程总投资约3.98亿元,拆迁费2.5亿元。

2017年11月,在村民的反对声中,东兆通村委会委托的拆迁公司开始实施拆迁。当年11月3日,2700余名村民再次联名要求罢免温某军村委会主任的职务,同时抵制宝居地产参与东兆通村城中村改造项目,未果。

2018年,东兆通村的拆迁进入“快车道”。2018年4月3日,石家庄市人民政府下发了《关于印发石家庄市集中整治违法用地建设工作方案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到2018年底实现存量违法建设“清零”;加大违法用地整改力度,严控新增“双违”,实行“零容忍”,建立长效防控机制。对城乡接合部、住宅小区等未批先建、私搭乱建等违法行为进行集中整治。

当时,东兆通村全村房屋面临未确权的尴尬现实。据村民回忆,2005年东兆通全村重新测量宅基地面积,村委会以发放新的宅基地使用证为由将旧宅基地使用证收回,但到了2015年,东兆通村委会依然未给宅基地确权,导致全体村民拿不出宅基地确权证。这一现状恰恰成了东兆通村委会以拆违之名强拆民房的借口。

随后,东兆通村委会委托的富巢拆迁公司,便组织近百名身着保安制服的人员,手持盾牌,开着铲车、钩机等进入村民院落,进行强拆。

2018年8月22日,李某利家位于东兆通村朝阳路81号的房产被强行破坏拆除。在对李某利家强拆过程中,其三弟李慎跃左侧四根肋骨被打断(后被鉴定为轻伤二级)。“当天16点30分左右,李某利家人和围观村民多次拨打110报警。由于民警迟迟不到,家属又多次拨打市长热线求助。待到强拆结束后,大约17:25分,西兆通派出所的民警才赶到现场。”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透露,“5分钟的车程警察用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现场。”。

2018年10月26日,位于东兆通村向阳街45号的翟某新家的房产被强行破坏拆除。当天一百多名身穿安保制服的人员,带两台挖掘机将其房屋团团围住,阻止村民靠近拍照。

类似的情况一直持续到2019年3月。在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掌握的几十份实名举报资料中,各户村民房屋在不同时间段,被富巢公司强制手段将房屋夷为废墟,多数村民赖以度日的财务家产都被损毁。

在此期间,部分村民不懈努力下获取了1992年由正定县档案馆保存的村民宅基地登记表。虽然这部分居民重新拿到了宅基地证明,但房屋已成一片废墟。

━━━━

双面监管

目前,村民虽然获得了当地政府及各职能部门的回应,相关部门知晓此次拆迁存在违规行为但村民还是未能阻止财产被损毁。

在东兆通村委会主导的拆迁过程中,部分村民委托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向省、市、区的规划、土地、住建等各主管部门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各主管部门回复内容显示,东兆通村拆迁改造没有任何行政主管部门的征地告知书和听证告知书,没有任何征收地手续及规划批文。

2018年6月21日,石家庄市国土资源局长安分局给东兆通村村民出具的《关于申请东兆通村城中村改造相关资料信息公开的答复》显示,东兆通村未办理相关土地手续申请,该村土地征收工作还未启动,土地征收等相关文件公告信息未开始办理。

2018年6月26日,石家庄市发改委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和2018年7月31日石家庄城乡规划局的给村民的公开答复中,也均显示东兆通城中村改造项目并未立项获批,也未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

2018年10月8日,石家庄西兆通镇政府给出的信息公开答复书表示,东兆通村改造计划和相关拆迁补偿及安置方案均不属于镇政府管理范围。河北省国土厅于2018年10月15日回复称,东兆通村地块尚未征收。

2019年3月7日,长安区政府及东兆通村委会向村民联合出示《情况说明》,称东兆通村委会和宝居地产合作并委托拆迁公司实施的拆迁合理合法,并指出“少数村民不顾政府及村民公共利益拖延拆迁、延误施工”。

此种说辞,让东兆通村民难以接受。“一个没有合法审批手续的项目,能强拆村民屋舍违建售楼处,停留在规划图纸上的项目就敢向机关部门内部团购,村民的房产却被拆毁,多次报警,当地派出所却不予立案。”

2019年2月22日,李某合等村民到西兆通派出所询问民警立案情况时,民警没有立案,反而要求村民提供宅基地使用证。在村民向民警出示身份证、户口簿上,并指出明确标明的当事人家庭住址及门牌号码后,得到的答复却是:“身份证、户口簿只能证明你在这居住,不能证明是你的财产,这不算证据”。

此后,村民每次遭遇强拆报警,便陷入先证明“你家是你家”的怪圈,西兆通派出所民警对东兆通村民几十起遭强拆的事件以各种理由不予立案,并拒绝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

反观绿城·桂语长安地产项目,却享受着截然不同的“待遇”。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东兆通村拆迁现场看到,富丽堂皇的绿城·桂语长安售楼中心已投入使用,其背后则是一片被拆除的废墟。

据调查,该售楼中心所占该地块是东兆通村民吕某修用来养殖牛羊的棚舍,在2018年4月,东兆通村委会以拆违名义将其牛羊棚舍拆除,然后动工建设占地40余亩的拆迁项目指挥部。

2018年8月17日,该项目指挥部被长安区人民政府以违法建设项目查封,而今却摇身一变成为绿城·桂语长安的销售展示中心。

4月3日,东兆通村拆迁办侠姓负责人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拆迁已基本结束,只剩部分厂区待拆迁,拆迁部分主要涉及天山北大街市政道路建设改造部分,而且拆迁过程中并不存在强拆。”

━━━━

宝居地产的“晋级”路径

宝居地产,在东兆通村村民的印象中,就是为了获得东兆通村开发权而仓促成立的开发公司。前村主任温某军以及宝居地产实际控制人闫某的亲属关系,是村民一再质疑的焦点,虽然该公司频繁变换股东,剔除了闫某及其亲属的存在,但依然无法摆脱村民对此的质疑。

因为早在2014年,东兆通村委会与石家庄乐城创意国际贸易城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西兆通镇东兆通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合作开发协议书》,安置方案明确承诺全体村民“先建后拆”一次性安置315平方米住房,两个车位,两个库房,每人18平方米商铺,全体村民对该安置方案一致认可。

2016年1月19日,乐城国际就完成了城中村拆迁安置方案的审批备案。2016年1月22日,长安区政府正式批复《关于东兆通村城中村改造异地建设用地事宜的请示》,要求规划局、国土局、住建局分别提出意见,但相关部门未予以书面批复,乐城国际克服困难,抓紧推进,继而向石家庄市政府提交《关于尽快批复东兆通城中村改造异地建设用地申请的请示》。

这期间,乐城国际为此投入1000万元保证金,完成了城中村拆迁安置方案的审批备案,并确立了先安置后拆迁的方案,乐城国际的拆迁安置协议据称得到了多数村民的认可。

然而,乐城国际方未能如愿。2016年下半年,乐城国际报批四至范围方案需东兆通村委会确认一事,村委会以不满开发条件等理由不予盖章,并于2016年11月、2017年9月,分别向乐城国际发函要求解除双方于2015年签订的《西兆通镇东兆通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合作开发协议书》,乐城国际对此均明确表态不同意解除合同,要求东兆通村委会及时履行合同。

2017年10月,乐城国际向长安区委、区政府发送了《关于国际贸易城与东兆通村进行城中村改造工作的函》,乐城国际明确要求东兆通村民委员会及时履行合同,共同推进东兆通村的城中村改造工作,但未能扭转“被出局”的局面。

据知情人士透露,宝居地产之所以能中标,其实也有西兆通镇政府加快推进改造的意愿,以配合天山大街北延工程顺利实施:“在与乐城国际的较量中,宝居地产先于其他公司缴纳了10亿元的拆迁费、建安成本,所以获得合作开发权”。

知情人士透露,宝居地产接手东兆通村改造后,并未就东兆通城中村改造进行审批报备,而是沿用2015年乐城国际申请报备及相关政策文件,包括村民代表开会认可的补偿方案也是当时乐城国际补偿方案,这正是东兆通村多数村民反对宝居地产介入开发的重要原因。

2019年3月7日,西兆通镇政府在给村民的《信息公开答复书》中,以“宝居地产和西兆通镇政府前述的合作协议、启动东兆通城中村该走村民会议决议、补偿安置协议、宅基地使用分配方案不是我镇政府保存的信息,建议去东兆通村民自治组织查找相关信息”为由,堵上了村民寻求真相的通道。

3月15日,西兆通镇政府在答复书中表示,将依法依规适时从宝居公司预缴至镇政府的10亿元资金中拨付相关费用,保障各项工作正常开展。

(此文刊于中国房地产报4月8日03版 责任编辑 徐妍 )

流程编辑:刘凯

审读:戴士潮

中国房地产报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本文由ca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石家庄长安区东兆通村城改纠纷调查,打造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