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种树未必就环保,草原上种树

- 编辑:ca88手机会员 -

种树未必就环保,草原上种树

本报北京3月6日电锡林郭勒草原上挖了许多坑,用来种树,这是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刘纪远委员在一次调研中看到的。当地政府说这是为了完成上级制定的造林指标。但对此当地抱怨:“我们这里是草原,怎么能种树?”

森林是陆上最重要的生态系统。是否只要种树就能保护环境、改善生态?未必。

“但种草可不算造林,上面说不种树就别要钱了。”刘纪远说,“后来树死了,草皮也破坏了。”

日前有报道称,南方某地大面积种植桉树等速生林,虽然森林覆盖率大幅提高了,但“森林质量已经衰退到不如原来的10%”。原因是,这种以提供造纸原料为目的的造林,植树者铲除了山上原有的草木植被,还大量施用化肥,导致生态学上的“栖息地破坏”。

“为完成指标玩虚的,是一个普遍现象。”刘纪远举2008年雨雪冰冻灾害为例,当时南方许多林地被摧毁。刘纪远在江西调研时发现,被摧毁的是当地的人工林——引进的是湿热地区的林种,生长快,栽种省事,但大片的纯种外来林,在雪灾时全部倒伏。

植树造林是保护环境、修复生态的基本途径。但是,由于对自然规律认识不足和片面的发展观作祟,一些地方的种树往往事与愿违。前些年江西搞“一大四小”绿化工程,为森林覆盖率达63%这“一大”目标,政府投入巨资和大量人力物力,道路两旁种树,租用农田种树,幻想一夜成林,实际上劳民伤财,树的成活率很低。山东某市建设森林城市搞“大跃进”,为完成年度任务不惜毁草种树、在岩石上种树。这样的种树,不但毫不环保,反而破坏了生态。

不仅如此,这些人造林导致下层土酸化,破坏了原生植被,反而有害于水土保持。当地人评价为“远看青山绿水,近看水土横流”。这不光是江西一个省的现象。

一块地为何不长树只能长草、哪些地方适合灌木而不是乔木、什么样的气候条件和土壤环境适合哪种树木生长等,这些自然秉性其实在人类出现在这个星球前就基本确定了。人类改造环境的每一个举动,都受到自然规律的严格制约。因此,只有充分尊重自然、研究自然,才有生态文明建设可言。

“和国家定下的生态指标相比,地方追求的目标还很冒进,”刘纪远说,“比如某年中央下指标——全国造林增加1.5%,而我把各省目标加起来一算,超过30%。”而许多地方完成指标,不管自然条件适宜与否,把裸地种上人工林,把沙地种上草,交差了事。

种树如何回归环保本义?近日国家林业局在山西大同提出发展“近自然林业”和“以水定林”两大理念,值得推崇。这是总结37年三北防护林建设的经验教训所得,可以用来指导各地的植树造林。

不仅如此,“上级部门下达任务,往往让地方叫苦”。刘纪远举例说,六七个部门各派一个生态项目任务到某个县,不允许地域和措施重叠。上面下来人作单项检查,如果重叠了就通不过。他认为,本该以地方需要为着眼点,但最后却还是“九龙治水”,这个思路该改改了。

以笔者之见,所谓的发展“近自然林业”,就是不能为完成指标而盲目种树。乡土树种不仅造林和管护成本很低,而且与当地的生态系统已有良好的兼容性,对促进环保具有天然的优势,所以发展近自然林业应以乡土树种为主。所谓的“以水定林”,就是植树造林应以水资源的承载为前提,宜林则林,宜草则草,特别是在北方干旱地区,不能盲目搞大树移栽。

“广西有一个县,把各个部门派下来的项目资金都集中在一条沟里。我看过后说:‘做得很精彩,可你们胆子够大的,这样交不了卷啊!’”刘纪远说。

本文由产品展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种树未必就环保,草原上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