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监管不力,千元可买齐白石

- 编辑:ca88手机会员 -

监管不力,千元可买齐白石

图片 1

图片 2

《电子商务法》正式施行半年有余,而几千元的张大千、齐白石等名家字画,依旧在京东珍品拍卖等平台上拍,有业内专家表示,平台在审核和监管层面,要拿出“刮骨疗伤”的力度,才有可能扫除赝品顽疾,否则这些问题将成为平台品牌和长远发展的一大“雷区”。

如果说以前赝品更多还是在线下书画古玩市场,但现在京东、闲鱼等电商平台也纷纷“中招”,500块就能买到标榜“齐白石原作”的藏品。

线下拓展

“普通人不要轻易涉足收藏,水太深,目前市面上90%或更多是赝品。”相信很多爱好者都听过类似的话。如果说以前赝品更多还是在线下书画古玩市场,但现在京东、闲鱼等电商平台也纷纷“中招”,500块就能买到标榜“齐白石原作”的藏品。

不是新鲜事

500块“捡漏”齐白石

近年来,京东在艺术领域不断精耕细作,从拍卖、艺术到非遗等几大板块的先后设立,其战略意图也逐渐清晰。7月12日,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全资成立广东京东瀚英拍卖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实际控制人以及最终受益人为京东香港国际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0%。此消息一出,很快引发业界热议,甚至引发“京东要进军线下拍卖”的猜想。

近日,艺术市场资深藏家曹兴(化名)遭遇了一件事,让他对艺术造假既愤怒又无奈。“前几天,有一个老家朋友突然找到我,说自己有一张齐白石的作品。还一再跟我强调是祖传的。现在因为手头有点紧想变现,让我帮我估价。”

对此,京东拍卖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成立这一新的拍卖公司,主要是为了增加经营范围,根据业务发展情况和需求对现有业务进行补充。这一新公司隶属于京东拍卖,会在未来探索更多的拍卖模式、实现多领域的业务发展,为B端合作伙伴和C端用户提供更优质的竞拍服务体验”。换言之,京东拍卖做的是平台,依然是线下拍卖机构的合作者,而非竞争者。

随后,这位朋友就把作品照片发给了他(收藏圈的常见做法,先看照片,再看原作)。“我看完后,觉得很无奈,从纸张、造型、用笔等来看,都与齐白石原作相差甚远,简直就是‘一眼假’”。

值得一提的是,线上电商与线下实体并非水火难容,曾经泾渭分明的两大业态正在走向融合。这一变化同样适用于京东拍卖,平台模式是京东拍卖的定位,而入驻商户就是平台的核心资源,这种合作模式在成立之初就已经牢牢将两者捆绑。

曹兴再次跟朋友确认了这张作品的出处,刚开始朋友还支支吾吾,最后承认说自己是从网上以500块钱购得。“从网看上看到这幅画,感觉挺不错的。还带有鉴定证书,落款是某某拍卖行。价格也很便宜,虽然心里有一些疑惑,但也听到很多人‘捡漏’,也许这个‘彩头’就落到我身上了呢,就买回来了。”

2016年成立,得益于京东品牌支撑以及流量注入,京东拍卖很快崛起,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成为业内重要的艺术品电商交易平台。从业务门类来说,涵盖了珠宝玉器、文玩收藏、紫砂陶瓷、艺术品、工艺品等九大板块,每天开拍的专场大概有数十个之多。

听完这番话,曹兴只能无言以对,“这是典型的‘捡漏’心理,大家听故事听多了。”现实情况是,捡漏已经几乎不存在了。

其实,京东拍卖从成立之初就从未停止线下拓展之路,比如多次与拍卖公司一同组织策划线下拍卖会,并设立798线下体验馆。京东拍卖方面曾表示,这是线上交易成熟之后的互联网模式创新。有业内专家表示,“线上线下打通融合早已成为互联网企业的共识,比如京东线下便利店、阿里旗下的盒马鲜生等。对于京东拍卖而言,自然也不会固守线上,因为平台的核心资源主要在线下,盘活、凝聚这些资源的一大方式就是组织线下活动”。

“单就这个价格来说,就不可能是真的。目前随便一张齐白石原作,都要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根据雅昌拍卖指数,2016年秋季,共成交齐白石作品197件,成交额7.08亿元,平均价116万元/平尺(0.33米×0.33米)。

拍品审核

据了解,齐白石可以说是造假者的最爱。齐白石一生所画作品约两万件左右,市场上的真品在4000件左右,但仅拍卖场上署名齐白石作品竟达3万多件,各地书画、文物市场更上不计其数。“现在可能看一万件齐白石的画,才有一件是真的。”鉴定专家李智勇曾说。

仍存漏洞

造假者之所以选择齐白石,是因为他是大众识别度最高、作品价格最高的近现代名家。近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7胡润最畅销艺术家》,其中齐白石以15亿元总成交额保持第二。齐白石拍卖纪录出现在2011年嘉德春季《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当时他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4.255亿元成交,成为中国近代书画拍卖的世界第一。

线上交易节约的不只是交易成本,还有时间成本,也让平台收获了更多的客群。中国收藏家协会国际交流委员会主任王竹表示,“从未来的发展趋势看,线上交易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因为线上交易人群和线上传播的广度、线上交易的方便程度以及大众的接受度都会越来越高,艺术品线上交易的发展前景值得期待”。

多家电商平台“中招”

线上艺术品交易平台前景可期,但在热闹的景象背后,一些问题也逐渐显现出来。有业内人士爆料称,不少线上交易平台的艺术品真伪存疑,京东拍卖同样存在这类问题。对此,京东拍卖相关负责人给出这样的解释,“拍品上拍时,京东拍卖平台要求商家进行例如文物报备、工商登报等国家要求的相关手续,并在线上专场展示文物局下发的批复文件;同时,京东拍卖与拍卖行业专业人员会对拍品进行线下实物检查,保证拍品品质。特殊艺术品,例如具备较高收藏价值的名家作品在上拍前,京东会要求委托方出具第三方鉴定信息,审核无误后才可上拍”。

其实,这并非个例。北京时间“财镜”在京东、闲鱼、当当等平台,搜索齐白石,发现很多起拍价格在400元到1.6万元,标明是齐白石“款”或“原作”的作品,成交结果在几千块到两万之间,有的甚至附赠收藏证书。

然而,一些问题的出现也反映出审核机制仍然存在漏洞。北京商报记者专门登录京东拍卖网页查询发现,在7月23日举行的“东方求实文物艺术品专场”、7月24日举行的“中国近现代书画收藏专场”中,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启功、黄胄等艺术大家的作品基本都在数千元上下,价格与实际的市场价格相去甚远。一些新买家抱着捡漏的心态入场,往往最终叫苦不迭,在黑猫投诉平台、聚投诉平台、贴吧等平台都能看到关于赝品或者品相不符的投诉。

对于这些作品,北京时间“财镜”咨询了多位拍卖行专业人士、资深市场专家,得到的结果是“看不懂”、“东西不对”,更有专家直白直接指出这些都是“地摊货”、“低端仿品”。(收藏圈一般先通过照片进行第一轮筛选,这会筛掉大量假货;如果仅通过照片无法辨别,才会进行实物鉴定。)

当代书画板块中,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的一幅3平尺作品以734元成交,星云大师的一幅4平尺书法以750元成交,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的近5平尺的书法作品以683元成交。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的资深藏家李先生与苏士澍相识多年,他表示,“真伪和价格暂且不说,这家公司信誓旦旦地承诺作品为艺术家本人创作,却犯了低级的常识性错误,错将苏士澍的头衔写为中国书协理事,要知道苏士澍在2015年就已经当选为中国书协主席了”。

当然除了齐白石,张大千、陆俨少、吴昌硕、吴冠中、林风眠、徐悲鸿、蒋兆和、谢稚柳、黄胄等近现代名家作品也未能幸免,“有的甚至整个专场的作品都不对”。

对于买家而言,对入驻机构所承诺“为艺术家本人创作”的信赖更大程度源于对平台的认可,相关审核一旦缺失,就会使平台陷入被动,同时对买家以及艺术家本人也是一种伤害。王竹表示,“赝品是收藏市场长期存在的问题,不只是线上平台,线下也存在很多乱象。客观而言,艺术临摹或学习是继承的基础,对艺术发展是有促进作用的,但如果把仿冒的艺术品纳入到商业行为中,甚至还明确标注是艺术家本人创作,这就涉嫌欺诈了,要加以限制和杜绝”。

对于此事,北京时间“财镜”联系了京东和闲鱼、当当。“对于艺术品审核,京东拍卖有相对完整的标准执行,具体的把控措施主要是针对作品的来源、授权等方面。京东拍卖对上拍公司的要求是‘大名家的小品,小名家的精品’。专场上拍有明确的执行标准:第一,必须报备文物局,有文物局的批复。第二,作品必须由该公司外聘的具有相关专业国家资格证书的专家进行筛选。第三,上拍作品要有来源、出版等证明材料,可追溯来源。”京东官方回应说。

监管不力

截止发稿,闲鱼和当当方面没有任何回复。不过2015年,国家工商总局披露了对阿里行政指导白皮书,就提到淘宝平台上的“拍卖会”业务“涉嫌扰乱拍卖市场秩序”。“淘宝网的‘拍卖会’频道为拍卖标的物买方、卖方提供拍卖交易第三方信息服务平台,实施收取并冻结竞拍保证金、收取拍卖佣金、由计算机系统自动代理出价等行为,实际承担拍卖活动的拍卖人职能。此举已对拍卖市场秩序造成不良影响。”

平台承担连带责任

“淘宝”们很草根

截至目前,《电子商务法》已经施行半年有余,从行业角度而言,这一法律的出台将电商正式纳入法律监管体系,对行业的长远、良性发展是一种利好。

虽然目前平台上有很多送拍机构,但仔细观察下,并没有发现大型拍卖行、画廊的身影。在此之前,两者曾有一段“蜜月期”。2013年,淘宝保利拍卖行合作推出“傅抱石及傅氏家族书画作品”专场,成交率达95.08%。随后“齐白石及齐氏家族弟子书画作品”专场、“八月保利网拍周”等的高成交率,让淘宝拍卖会成为毋庸置疑的艺术电商。随后,京东、国美、当当等陆续跟进。

京东珍品拍卖采取的是机构入驻的形式,规定相关责任由送拍机构承担。这是否意味着平台就可以置身事外呢?根据《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五条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但蜜月期很快过去。“淘宝并不能在艺术品行业呼风唤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受到顽强的抵制。原因是很简单的,‘傲娇’的艺术品并不认为纯电商平台可以给予它合理的身份。”有分析师指出。

“不售假货”,是京东一直强调的底线,但京东珍品拍卖的平台模式决定了准入机制的开放性,如果审核和监管机制出现缺项,一些问题就会接踵而至。对此,京东拍卖相关负责人表示,“京东拍卖有严格的商家准入门槛,对商家资质进行严格审核。拍卖公司商家必须具有国家颁发的经营资质,注册资金高于1000万元,同时需具备一定的线下经营规模,并支持拍品线下预展及仓库存储。对于发现品质有瑕疵的机构、商户,京东拍卖平台会进行关停处理”。

“跟淘宝相比,我们的竞争力是专业。淘宝其实是很草根的,买的人也不懂。相反,我们的人员是最专业的,邀请的会员也是最专业的,找到的委托方也是最专业的。另外,我们跟他们一样是做平台,而不是一个拍卖公司。”国内最大拍卖行——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曾说。

有业内专家表示,真伪鉴定是一门很复杂的学科,让线上交易平台来保证拍品的真伪,这是不现实的。平台一般是将精力放在入驻商户的资质审核上,很难对拍品逐件进行审核,一旦商户的自律性不够或者平台的监管不够,就会出现漏洞甚至纠纷,平台能做的往往就是保证纠纷处理和赝品退货的渠道流畅。显然,这是一种被动机制。

目前,大型拍卖行和画廊除了自身交易平台,更多的还是与艺客、艺拍全球等专业艺术电商合作。

在王竹看来,“对于京东拍卖这样的平台来说,入驻商户就是它们的品牌载体,除了对入驻商户进行严格审核之外,还应该将它们的经营状态、诚信情况、投诉率等指标纳入监管范围。同时,应当建立鉴定专家团队作为智库,对上拍的艺术品,尤其是较高等级的艺术品进行审核和把关。对于平台来说,信誉和品牌是第一位的,这是长远发展的根本保证”。

谁为假画负责?

现实情况是,新入场买家往往成为赝品的重灾区。对此,王竹也给出了他的建议,“新买家要多看少买,如果计划介入收藏,还是要多去美术馆、博物馆看看,加强自身文化修养和艺术品鉴赏能力。对于京东拍卖而言,应该加强实用性、可操作性强的尝试,比如线下搞一些用户的见面会或者艺术沙龙活动,提高用户的艺术鉴赏知识的同时,还能拉近与用户的距离,增强用户的体验感”。

京东拍卖、闲鱼拍卖对自己的定位是 “网络拍卖平台”,对送拍机构的资质进行审核。至于藏品真伪,平台方其实没有能力负责,更多的是对用户做出风险提示。多家平台在拍品描述中特别提示,“上拍机构的企业相关资质已审核,但拍品介绍(包括图片、文字、视频等)以及拍品资质文件(来源证明、鉴定证书等)均由机构自行发布并上传,所有上拍的拍品由送拍机构自行承担相应担保责任。”

文旅中心调查小组/文 贾丛丛/漫画

拍卖行业因为《拍卖法》第61条第2款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所以知假拍假、假拍现象一直很严重,甚至是一些具备资质的拍卖行。

网拍平台仅对送拍机构资质进行认定,不负责藏品真伪;而一些拍卖行利用《拍卖法》的规定推脱了责任,那谁该对消费者负责呢?

艺术品毕竟不同于大众消费品,入行的门槛相对较高,普通人无法对作品真伪做出判断。“一般来说,收藏圈的买家是比较有经验的,会根据藏品真伪出价。但一些经验不足买家,没有真假意识,特别是无底价拍卖时,很容易就举到手里。一旦发现有问题,他们往往会对艺术品市场失去信心。”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欧树英说。

互联网拍卖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对它的监管目前还是处在探索阶段。2016年11月,网络拍卖领域的首部国家标准《GB/T 2674-2016网络拍卖规程》正式实施,目前处于宣传贯彻阶段。

2016年底国家文物局新出台的《拍卖管理办法》,规定“不再对互联网文物拍卖资质进行专门审批,所有取得文物拍卖资质的拍卖企业均可依法从事互联网文物拍卖活动。”

但这并非说互联网企业都可从事文物拍卖活动,“只是开了一边的口子。《办法》中规定,现在做传统拍卖的企业,可以去做网络拍卖。但像淘宝、京东、雅昌等企业也在做网络拍卖,很多涉及文物部分,《办法》中却没有提及这部分如何管理。”北京拍卖协会会长甘学军介绍说。

本文由企业文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监管不力,千元可买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