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限迫近,条码支付

- 编辑:ca88手机会员 -

大限迫近,条码支付

微信支付接入银联的传闻终于坐实。4月1日,中国银联公告称,与财付通开展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合作。与微信支付已完成系统对接等,各项准备工作就绪。

“断直连”终于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4月1日,中国银联宣布与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正式开展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合作。微信支付将其条码支付业务接入银联,由银联提供转接清算服务。 早在去年12月,央行发布《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明确指出,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必须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且实施时间为今年4月1日。这也被视为切断条码支付业务“直连”的“大限”。 银联与微信的合作正是为贯彻上述监管文件要求。专家分析称,在条码支付业务上,银联和网联都可以做。按照监管要求,支付机构必须接入网联,同时也可以接入银联。基于业务平稳过渡等角度考虑,一般会选择同时接入两家支付清算机构。 易观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断直连”后对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巨头影响不大,第三方支付机构虚拟账户内资金转移实际上不归清算机构管理。对银行而言,利润来源影响也较小,毕竟只是切断了转接端口的“过路费”,未来银行更关注是否能共享清算数据,这部分价值更大。 微信条码支付接入银联 银联发布的公告显示,目前,其与微信支付已完成系统对接、联调测试和生产验证,各项准备工作全面就绪。4月1日起,银联面向收单机构提供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接入测试服务,各收单机构可登录银联开放平台获取相关文档,根据银联和微信支付的指引分批接入。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同日,交通银行、光大银行等商业银行纷纷表态已经完成系统对接工作,支持“断直连”,并称已成为该业务首批上线合作银行。 例如,交通银行在其信用卡中心官网发布公告称,为落实监管针对条码支付业务迁移至具备合法资质清算机构处理的相关要求,鉴于中国银联已与财付通签署合作协议,正式开展微信条码支付业务合作,交通银行已于4月1日完成系统对接工作,成为该业务首批上线合作银行。 无独有偶,光大银行表示,光大银行作为该业务第一家上线合作银行,目前已实现相关业务功能,并于4月1日正式上线投入使用。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一份关于微信、支付宝接入银联的方案曾经流出。该方案显示,微信、支付宝接入银联后将有两个主要变化:一是联机交易方面,收单机构与微信间的商户进件与联机交易将通过银联处理;二是清算业务将通过央行大额系统进行资金清算。 就此次银联宣布与微信支付合作,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对媒体称,“这是‘断直连’在收单领域的后续反应和必然结果”。他认为,为确保间联模式下各项业务的顺利开展,同时接入银联和网联两家清算组织是更优的选择。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产业升级与区域金融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虹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条码支付直连包括“发卡侧直连”和“收单侧直连”,而银联与微信支付的合作,不涉及发卡侧快捷支付业务,只将银行在收单侧对微信支付条码支付的受理业务纳入银联网络。 他表示,这对原有银行卡业务的四方模式(即卡组织、发卡行、收单行、商户)没有任何影响,不改变原有微信支付产品体验,仅改变收单机构受理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的交易路径——即由每个收单机构分别对接微信的模式调整为各收单机构对接银联,银联担任唯一中转站,再对接微信支付,转接交易并清算资金。 而在银联和微信支付合作之后,另一第三方支付巨头支付宝会否只选择网联?王蓬博指出,支付宝不一定只选网联。 独立第三方机构Analysys易观4月1日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去年四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到约37.8万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27.91%,同比增长195%。其中,支付宝和财付通市场份额分别达54.26%、38.15%,合计92.41%,占据绝对主导地位。 银联网联抢食市场 对于未来网联与银联的关系,王蓬博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二者关系十分微妙,但在同一个市场上肯定将直面竞争。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而言,有两个清算机构,也多了一个选择,同时为监管机构梳理行业打下了基础,由此也促使银联加速转型。 今年1月,银联正式宣布,新一代银联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经过半年的运营检验,正式向各类成员机构开展大规模的各类业务承载服务。目前,该平台已与包括17家全国性重点商业银行、180余家区域银行在内的主要商业银行完成联网,与包括十余家主要支付机构在内的上百家成员机构达成合作共识,其中70余家机构已经完成平台对接或正在开展对接工作。 而网联方面,自2017年6月30日启动切量以来,截至2018年3月31日,网联平台已接入343家银行、105家机构,拟接入460家银行、115家机构,覆盖100%支付账户;累计完成资金交易转接清算突破100亿笔,累计交易金额2.83万亿元。 3月30日,网联还发文督促第三方支付机构接入网联渠道。按照去年8月央行发布的《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规定,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 就在此次银联宣布与微信合作之际,网联还率先跑通了“断直连”后的首单交易。4月1日,渤海银行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由“渤海银行”作为收单方发起的一笔1.88元的微信支付交易,“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参与转接,最终成功支付。 此前,第三方支付主要采用支付机构与银行多头直连模式完成支付清算业务,但在这种模式下,资金流向难以溯源监控,存在较大风险。 王蓬博指出,对于央行而言,目前给市场提供的支付清算服务商能够满足市场需求,所以先掐断银行与第三方支付直连,再去梳理“到银行拿接口”等乱象。 “此前在预付卡行业中出现备付金被转移的情况,所以监管机构引入更多清算组织,实际上是为了给‘断直连’铺路,以保证备付金安全。”王蓬博说。 今年3月,两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因为存在违反清算管理、违反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等违法违规行为,被央行处罚金总计约1.76亿元。人民银行指出,下一步,将继续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持续加强支付结算市场监管,从严惩处支付结算违法违规行为,保障支付市场的持续、稳定和健康发展。

这是《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印发的通知》的实质性落地。该《通知》规定,2018年4月1日起,银行业金融机构、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应当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

“之前微信和支付宝都是直连银行做清算。但根据监管断直连的要求,所有的第三方支付和银行的交易必须通过清算组织,也就是必须通过银联或者网联来进行。”易观分析师王蓬博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银联与微信支付完成系统对接

2017年12月25日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印发的通知》提出,自2018年4月1日起,银行业金融机构、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应当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

而根据中国银联4月1日的公告,当前,中国银联与微信支付已完成系统对接、联调测试和生产验证,各项准备工作全面就绪。即日起,中国银联面向收单机构提供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接入测试服务,各收单机构可登陆银联开放平台获取相关文档,根据中国银联和微信支付的指引分批接入。

据悉,银联与微信支付(财付通)签署了合作协议,已实现光大银行、通联支付、银联商务三家收单机构的微信支付联机交易调通,生产验证完成,实现了业务成功投产。

微信支付方面表示,为全面贯彻落实《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印发的通知》等监管文件要求,财付通与银联开展基于条码支付业务的合作,清算转接服务由银联等清算组织来提供。

此前,有一份微信、支付宝接入银联的方案在网上流传。对于接下来支付宝是否会接入银联,中国银联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以公告内容为准。

中国银联在公告中表示,在做好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转接清算服务的同时,中国银联也做好了为其他机构提供转接清算服务的准备。

银联、网联共同切断“直连”

记者注意到,第三方支付切断与银行“直连”的大限已经迫近。2017年8月,央行发布《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规定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断直连”序幕由此拉开。

此前,第三方支付主要采用支付机构直连银行模式完成支付清算业务。在这种模式下,资金流向难以溯源监控,存在较大风险。“如果是一个银行还可以监管,但支付机构跟银行直连接口太多,备付金账户太多,资金可能就被转移了。所以监管需要加一层防火墙,加一道清算组织,不管是走银联还是网联都是可以的。”王蓬博说。

“在条码支付业务上,银联和网联都可以做。按照监管要求,支付机构必须接入网联,同时也可以接入银联,基于业务平稳过渡等角度考虑,一般会选择同时接入两家支付清算机构。”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去年6月30日,网联平台正式启动业务切量。目前,网联平台已接入并启动迁移340余家银行以及100余家支付机构,累计完成资金交易转接清算100多亿笔,成功交易金额近3万亿元,最高单日交易笔数处理规模超过1亿笔。

而中国银联也于今年1月29日宣布新一代银联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经过近半年的运营检验,正式向各类成员机构全面开展大规模的各类业务承载服务。已与包括17家全国性重点商业银行、180余家区域银行在内的主要商业银行完成联网。

“直连切断之后,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接口费率能够统一。”王蓬博表示,“在直连模式下,第三方支付巨头的备付金额度比较高,与银行有谈判的筹码,费率可能会低一些。以后费率拉平了,对于中小机构是一个利好。”但是这并不足以改变当前第三方支付的市场格局,王蓬博进一步指出,“最大的意义还是在于防范金融安全,断直连之后在反洗钱、用户资金安全上都有了保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网联近日下发了“42号文”,再次强调自2018年6月30日起,非银行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将全部通过网联平台进行处理。各相关成员单位应积极配合,完成协议支付、付款、网关支付、商业委托支付、认证支付全业务功能的生产测试。上海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向记者表示,公司已经收到该文件,会按照规定执行。

(责任编辑:畅帅帅)

本文由企业文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大限迫近,条码支付